教育理论网
您当前位置:综合信息 > 详细页面

疫情冲击教学 北京多所国际学校陷退费争议


2020年05月02日15:06 www.caixin.com

低学龄在线教学面临难题,国际学校何时复课未知,家长又面临高额学费预收催缴;有机构近年在中国市场急剧扩张大量外籍教师返程受阻,学校正式开学仍遥遥无期。一些学校中,与家长对在线授课效果不满有关,要求退费和拒缴学费风波迭起;而学校面临财务困境,多向家长提前催收,家校矛盾升级。

受新冠疫情影响,全国大中小学未完全复课,除湖北外,其余省市均有了开学大致时间表。但对于拥有大量外籍教师的国际学校来说,教师们受海外疫情影响,返程受阻,学校正式开学仍遥遥无期。一些学校中,与家长对在线授课效果不满有关,要求退费和拒缴学费风波迭起;而学校面临财务困境,多向家长提前催收,家校矛盾升级。较早在国际学校中暴发的退费矛盾并非孤例,这或成为判断疫情是否将冲击更多民办教育机构的观察样本。

  近日,北京英国学校(三里屯分校,下称三里屯分校)的家长收到了学校关于学费和在线课程的最新方案。20192020学年第三学期(4.6-6.18)的学费,幼儿部和小学部均需缴纳全款,其中10%可用来抵扣下学期学费。同时,学校表示不予退还第二学期(1.6-3.26)的费用。根据家长提供的学费细则,从幼儿园至小学六年级,第二和第三学期的学费为6万至7万元不等。

  这项方案点燃了家长的不满情绪,他们认为学校提供的在线教学远不足抵付高额学费,此前已要求退回部分疫情期间学费。而学校按全额催收新学期学费,更令家长抵触。

  按照学校规定,一学年分为三个学期。1月底,第二学期开学不到三周时,学校就放了春节假期,本应于2月初复课的安排受国内疫情影响而暂停。由于师生分散全球各地,时差难以统一,各科老师通过邮件发送文字、视频或图片的形式进行在线教学,完成作业要求后再由家长以图片、视频等各种形式邮件回复给老师。

  邮件教学无法满足多数家长对国际学校的期待。上国际学校希望更多的是沉浸式教育,而不是简单地教数学语文,我不用学校也可以教。现在学费这么昂贵的情况下,学校能够提供的教学满足不了我们的期望。一位一年级家长对记者说。

  三里屯分校坐落在北京三里屯,开办于2003年,属于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含幼儿园和小学。其所属集团是Nord Anglia Education(下称诺德安达NYSENORD),总部位于香港,是一家主营K12国际学校的全球教育集团。据官网介绍,集团在美洲、欧洲、亚洲和中东地区的29个国家和地区拥有66所学校,学生总数超过6.6万。其中有17所位于中国,分布在北京、广东、四川、香港和江浙沪。

  校内家长观察,学校华人学生占据过半。常见华人家长国籍为美、英、澳和加拿大,或持有美国绿卡的中国人。多数为持外籍身份但仍在中国工作生活的华人,也不乏少数办理了外籍身份为入读国际学校的家庭。一位幼儿部家长表示,虽然都是接受国际教育,但相比于接收中外籍学生的民办学校,国际学校仅对外籍开放,申请人数少,入学排队压力也较小。

  记者从三里屯分校家委会负责人处了解到,多次的家校沟通中,学校在学费问题上并未做出过多让步。三里屯分校校长John Brett在解决方案中明确强调学费对学校现金流的重要性。教师每天都在努力工作,我们必须确保教师薪资得到保障,他同时也提到,学校唯一收入来源是家长支付的费用。

  事实上,遭遇退费风波的还有多家国际学校。在北京,除诺德安达集团三里屯分校外,北京的顺义国际学校(ISB)、北京德威英国国际学校和北京京西国际学校均因学费问题暴发家校矛盾。记者了解到,各家学校或采取退还很少部分第二学期学费,或将一定比例的第二学期学费冲抵第三学期。但依旧招致多数家长的不满。

国际学校之外,国内大中小学均延迟开学,学费问题同样引人关注。对于不少学校来说,预收学费才能维持运营,疫情期的收入紧缩令不少教育机构面临停转风险。

4月10日,教育部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学校收费有关问题的预警》,提到近期个别学校和幼儿园在未开学开课情况下预收学费(保教费)、住宿费问题,要求各级各类学校和幼儿园,在未开学或未开课不得提前收取学费(保教费)。

低学龄“在线教学”受诟病

  多位家长告诉记者,低龄儿童接受在线教育令家长面临两难境地,一方面他们希望学校尽可能提供等同于线下课程的服务,另一方面,足额的视频课程也需要家长的全程陪同,对已然复工的家庭而言则是不堪重负

  从一位幼儿部家长获取的英文课程邮件显示,当日课程内容仅包含一段119秒的手机拍摄视频、一张图片,以及两份PDF文件,总共7页,其中4页是填色作业纸。这节课的内容是教幼儿园小朋友发出“P”的读音,和学会写“P”字母。

  为改善教学质量,三里屯分校自3月下旬起在ZOOM(云视频会议应用)上试水直播课,频率为一周一次,每次半小时。由于时差限制,直播课出勤率低,课堂内容也局限为聊天,而非讲课。在学校最新处理方案中,承诺将增加直播课次数,改为一周两次。

  多位家长坦言,最不能接受的是,教学内容几乎都让家长承担。随着国内陆续复工,家长多数已经开始上班。学校小学二年级家长告诉记者,很多家长不具备良好的英文能力,无法辅导小孩的功课,上课几乎没有保障

  一位二年级家长告诉记者,自己曾考虑给孩子办理转学。由于户籍制度限制,身在北京的外籍人员子女无法入读本地公立学校。但转入其他国际学校的话,下一学年也难有着落对国际学校来说,要么现在招生是暂停的,要么去年秋季已经招完了。该家长说。

  作为教学补偿,校长John Brett在最新版方案中表示,或将于暑期(622日起)面向学校所有学生开设免费暑期课,并且待正式复学后,可需求提供免费学习辅导。然而由于海外疫情的持续暴发,外籍师生返校时间仍难尘埃落定,家长对近期复课普遍呈悲观态度。

  截至发稿,三里屯分校和其上属集团均未回复采访邮件。

退费难

  根据学校要求,在第二学期未结束时,就需要缴纳第三学期的学费。3月中下旬起,家长们陆续收到学校发来催缴学费的邮件。彼时,校方曾通过邮件平息家长的争论,称催缴邮件是系统自动发送,在复课时间未明确前不会催缴学费。

  进入四月,校方态度急转直下。多位家长告诉记者,小学部家长开始接到学校催缴学费的电话。41日,学校曾发送给家长们一封邮件,其中指出很多家长还未缴纳第三学期的学费,如果有所顾虑可以与学校讨论。有家长43日就接到了学校校长助理打来的催缴电话,询问他未缴纳学费的顾虑。

  教学方案仍未在家校双方之间达成共识,一封学费催缴邮件迅速点燃了导火索。家长们一致认为,学校将疫情中可能承担的经济损失,单方面推给了家长。

  诺德安达成立于1972年。1989年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2008年被霸菱亚洲投资基金以3.6亿美元收购并退市。2014年,公司再度在纽交所成功IPO,挂牌价17美元。20179月,诺德安达再次被霸菱亚洲以每股32.5美元私有化并退市。

  诺德安达集团在中国区域内的学校,一直贡献着较高的利润。根据诺德安达2017年退市前公布的财务数据,截至2017531日之前的九个月,在税息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指标上,中国的分校贡献了6910万美元,在所有地区中居第一位,高于北美、欧洲、中东和东南亚。相较之下,当时中国范围内的学生人数远少于其他地区,甚至仅占北美地区学生数量的六成。

  在集团29个国家和地区的版图中,中国分校数量占据第一位。自2002年集团进军中国后,陆续加速在中国市场的扩张。2013年至2018年,以平均一年一所的速度在中国开办分校,而在2019年,集团在中国开办了四所分校,分别位于北京、深圳、佛山和南通。截至目前,诺德安达在北京共有三所分校。根据官网最新数字,中国以17所分校居于第一位,美国以10所分校居第二位。

疫情冲击

  针对中国区学校下一步计划,集团尚未与家长达成一致,类似风波在北京和上海的多所分校上演着。由于海外疫情持续暴发,集团在全球的分校都面临同样的危机。

  在刚刚停课两周的曼谷分校,家长提供的一封49日的邮件显示,曼谷分校第三学期学费的10%将用来抵扣下学期学费,同时还将再减免下学期学费的7.5%他们并没有享受多高的学费折扣,但集团给不同分校的不同回复令人吃惊。在家长群中,多位家长对此表示不解。对于中国的分校来说,线下课堂关停时间已超过两个月。

  由于学校位于三里屯使馆区,不少外籍家长为使馆工作人员,子女以公费形式入学。记者了解到,三里屯分校家长群有400余位成员,其中超半数为持有外籍身份的华人家长,这些家长需自费入学,也是此次风波主力成员只要是自己掏了腰包的,都很不满意学校的处理。一位家长说。

  同属疫情重灾区的中国和美国,均是诺德安达集团的重要市场。中国疫情渐渐平息,美国已成为疫情震中,截至发稿确诊病例已接近60万例。全球抗疫持续时间的长短,对集团的现金流冲击也是一大考验。

  矛盾最突出的是幼儿园阶段。既无法像高中和大学,学生有自主能力保质保量完成在线教学,又不享有义务教育阶段的免学费政策。其中,相较于公立幼儿园,民办幼儿园和国际幼儿园享有的财政补贴较少,往往依靠高昂的学费支撑幼儿园运行,学费缩水也危及到学校生存。



分享到:
教育新闻 >>
名师名校 >>